"章含之:她揭发哥哥,兄妹十多年不说话,父亲离世前才冰释前嫌 播报文章"

日期:2023-11-30 14:56:18 / 人气:243

“张:她揭发了她哥哥,他兄妹十几年不说话,直到他父亲去世,他们才解决了分歧。
播文章《一生有三任妻子张。第一任妻子吴弱男是一个有着进步思想的坚强女人。她与张生了三个儿子、、、。后来,因为张的纳妾,愤然离家,带着孩子去了欧洲。第二任妻子Xi·崔振是一位美丽迷人的上海歌手。因为她一直没有生育,所以她收养了一个女儿,取名张。第三任妻子殷德珍是一名戏剧演员,她收养了一个女儿张梅。
张一生漂泊,与家人相依为命,儿女与他并不特别亲近。十几岁的时候,从未感受过张那种父爱。父亲,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头衔,或者墙上那张没有温度的画。以至于很多年,她和父亲都生活在误解和隔阂中。
图|张
1946年,张结束了在重庆当了8年参议员的生活,回到上海创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与夫人生活在一起。直到这时,张才真正感受到父亲的存在。但即使住在一起,还是聚少离多。因为抗日战争刚刚结束,案子又多,张从早忙到晚,很少回家。
当时,张觉得父亲高大冷漠,令人望而生畏。再加上父亲很少在家,母亲忙于社交和打麻将。年纪轻轻,她不得不把精神生活寄托在看小说和戏剧上。
她在文字中感受到了世界的精彩,在剧情中理解了人生的悲欢离合。
一天,张难得有片刻闲暇,突然想知道孩子们是怎么想的,于是问张:“你长大后想做什么?”
张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想当话剧演员。”
这个回答让张很生气,教训她:“你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如果你学习好,我就送你出国留学。张家家不会有演员!想当演员就别进张家门!”
在那个时候,艺术家是一个二流的行业。即使是家境贫寒,除非万不得已,他们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进入这个行业。更何况,一个像张这样读过很多诗集,在社会上享有很高声誉的人,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踏入艺术家的行列。
但那时,张只有十一二岁,无法理解父亲的愤怒。他只是觉得父亲太不讲道理,所以心里充满了对父亲的悲伤和怨恨。所以,本来就冷漠的父女,从此变得更加冷淡。
张尽量避免与父亲见面。在同一个屋檐下,父女形同陌路。
图|张
1949年,新中国成立。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好朋友和爱国民主人士,张应邀参加了建馆仪式,并被任命为中国共产党文史馆副馆长。因此,他把家从上海搬到了北京。
那时,他的长子张克已经从欧洲回来,是私立京华美术学院的院长。因为他在北京长大,学过艺术,所以熟悉北京的文化和历史。因此,他经常带着他的小妹妹张走遍北京的大街小巷和名胜古迹。
的关怀让孤独多年的张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搬到北京后,张的生活没有以前那么忙碌了。除了每周的几次例会,他平时都会见见朋友,听听京剧,所以有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和家人交流。他也开始关注女儿,希望改善原本疏远的父女关系。
然而,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经过多年对父亲的反抗,张不愿走近父亲,仍然固执地回避与父亲见面。
看到女儿眼中的冷漠,张想用女儿最拿手的古文和诗词打开女儿的心扉,于是提出每天教她一篇古文或一首诗。然而,张对古典文学并不感兴趣,他也不想继续学习几天。
虽然张感到很遗憾,但他没有坚持,于是他让张改学俄语。每天,让她和她的大哥张克去和一个白俄罗斯老女人一起学习,他也一起学习。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每天晚饭后跟着《广播俄语》,从头学起,一个字一个字。等儿子女儿回来,跟他们商量。
不过,张对还是不感兴趣。他去了几次又停下来,抱怨老师太难懂。这让张很生气,说:“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用功,什么都不愿意学,整天看小说?”
张反驳他的父亲说:“我不喜欢北京。只要我在北京,我什么都不想学。”
张很有才华,但她无法理解女儿的心思。女儿对学习的抵触和厌学让他感到头疼。慢慢地,他对张深感失望。
图|张年轻时的
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家庭的温暖,父母的关心,比世界上任何财富都能让她感到幸福。童年的亲情缺失,注定要用整个青春,甚至整个人生来弥补。
的确,张忙于事业,在女儿最需要照顾的时候却忽略了她。所以当青春期来临时,张变得相当叛逆。她和父母的关系越来越冷淡,甚至后来还发生了举报哥哥的事件,这也让张后悔一生。
张上初中的时候,在语文课本《费尔巴哈应该慢下来》和《纪念》里学过鲁迅的两篇文章。在文章中,鲁迅愤怒地痛斥时任教育总长的张参与了“三·一八”惨案,并提出必须痛打“落水狗”。
当时,张并不知道那段历史,也不知道他父亲在这段历史中所遭受的误解。他只是认为他的父亲代表着反动阶级。因此,她更加讨厌他。直到多年后她才知道真相,放下怨恨,开始理解父亲,积极寻找机会接近父亲。
1950年对张来说是难忘的一年。这一年里,她与大哥和父亲发生了人生中最大的矛盾。
张那年上初中,抗美援朝运动就开始了。为了加强学生的思想教育,学校对一些重点群体进行了帮扶和教育。因为张是上海人,她一直依恋上海的繁华,所以老师给了她重点教育。
不知道是老师方法不当还是年轻人思想太单纯。总之,最终结果是矫枉过正。张的思想是进步的,但太激进了。
她不顾大家的反对,想参军去朝鲜战场。但当学校报出她的名字时,市委指示她是Xi夫人的独生女,父亲是有影响力的民主党人,是资深统战对象,不能上战场。我担心如果她死了,会影响统战对象和党的关系。
张听到这个消息时非常激动。她认为这个家庭阻碍了她革命的步伐,她想离开这个家庭。于是她在家宣布:“我要革命!我想搬出这栋房子。”
后来,她不顾哭着求妈妈,也不顾深深叹息的爸爸,毅然收拾行李,头也不回地住在学校,周末也不回家。
不久,学校党组织号召团员和进步青年揭发身边涉嫌反革命的人和事及其家人。那时,她有一个同龄的朋友,也有同样激进的思想,他是大哥张克的学生。他找到张,希望她能揭发当时的美院院长。
20世纪30年代,张克随母亲在德意两国学习油画。那时,张克才20多岁,正是热血沸腾的时候。他看到了纳粹党在欧洲的崛起,感受到了日耳曼民族的狂热情绪。在他的谈话中,希特勒和纳粹党是不可避免的。
张没有说完就把大哥私下里说的话全告诉了她的朋友。被“革命”激情冲昏头脑的张,认为自己的行为就是革命,要想搞革命,就要把大义放在家庭之上。
此时的她早已忘记,刚到北京的时候,是哥哥带着她走遍了北京的东西南北,也是哥哥带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家庭温暖。
也许,在她心里,她曾经犹豫过。但是,年轻人的激情和革命热情让她忘记了那么多。
因此,哥哥张克被隔离,并被要求交出他的纳粹党党员证。他从哪里拿到这个证书的?虽然张最终被放回家,但他失去了校长的职位。
张克非常生气,回家向父亲抱怨,说这都是他姐姐“曝光”造成的。面对被革命热情冲昏头脑的张,张也很无奈。他只能告诉儿子,以后在家里一定要注意说话,不要谈论政治,尤其是张在家的时候。
晚上,张语重心长地对张说,“我不介意你跟共产党走。我与共产党和毛泽东有几十年的关系。我没有送你去台湾省或香港,但我希望你跟随共产党!但不要随意对家人或外人胡说八道,损人不利己。你说自古就有“忠君一家”,但你觉得张是坏人吗?他性格孤僻,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中,至今一事无成,这是我的一块心病,但他怎么会是纳粹党人呢?你知道希特勒的大德意志主义根本没有吸引外国人吗?”
他叹了口气,然后说:“你可以走自己的路,但是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不懂。只希望你一辈子对别人好,不要害人。这是我一直坚持的做人之道!”
从那以后,在家里,只要张在家,几乎不说话,更不用说和她说话了。甚至在餐桌上吃饭时,张克也只是低头默默地吃着,一句话也不说。
这段感情僵持了十几年才缓和下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张逐渐成熟。后来她成了毛主席的英语老师,毛主席曾经批评过她,说:“对一个人来说,要看他的一生,何况是他自己的父亲,共产党不要你一味地不认你的六个亲人!你必须正确理解老人(张,字子严,故称老人)。他的生活不简单。”
从此,张逐渐意识到自己对父亲的误解和偏见,开始主动接近他。特别是在张生命的最后十年,她是陪伴他最多的孩子,经常充当张、毛主席、周总理之间的通讯员。
此时,张已到了暮年,女儿成了他最大的安慰和支持。
然而,张开始接近他的父亲张,但他的父亲开始走向他生命的尽头。1973年7月,张赴港商谈台湾省统一大业时,突发疾病去世。
这一刻一切都结束了。
图|张夫妇和、张、、袁绍良,小女孩是洪晃。
幸运的是,在张去世之前,张和他的大哥之间的关系正在慢慢恢复。张克对她不再那么冷淡了。在张去香港之前,张请求周总理让他的大哥陪他父亲去香港。张克知道后非常高兴。
他的父亲在香港去世后,张克说他想搬出他的家,独自生活。张不停地到处为他找房子。她知道大哥一生痴迷艺术,现在还默默无闻,单身,所以她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的晚年过得更舒服。于是她找了一个四居室,阳光充足的房子。
后来大哥娶了一个姓徐的小姐,终于有了家,才稍微安心一点。
因为的眼睛不好,张凭借自己的关系,安排他在同仁医院眼科做了手术,提高了视力。
在那个副食匮乏的年代,张还用自己的副食票,每个月从专门的副食站买一些粮油副食,寄给大哥。
她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弥补年轻时的冲动。
张与其父、兄之间一直存在误解和隔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不愉快都会烟消云散。
她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来弥补年轻时的冲动。幸运的是,一切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作者:天富注册登录官网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天富注册登录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