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柳霜:由已婚白人扮演的中国超级明星,渴望结婚,但没有人为她停留

日期:2023-11-30 14:51:35 / 人气:257

“黄柳霜:由已婚白人扮演的中国超级明星,渴望结婚,但没有人为她停留。
广播文章《》20世纪30年代,美国电影院正在上映电影《莱姆豪斯布鲁斯》。在影片中,黄柳霜饰演酒馆老板哈利的情妇苏兰,而哈利则与女扒手托尼感同身受。
剧中苏兰穿着绣有“双喜临门”的旗袍,在夜店与哈利共舞,哈利却通过舞蹈动作的惯性让苏兰摔倒在舞台上。苏兰抬起头,大眼睛里满是悲伤。
戏里戏外,谁知道是真是假,好像才是本色。黄柳霜充满怨恨和悲伤的眼神也透露出他内心的痛苦。旗袍上的喜字也像是对这一切的讽刺。她和苏兰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不是像飞蛾扑火一样一次次扑向爱情,而是一次次被无情抛弃,没有人愿意为她留下。
图|黄柳霜
一个
1920年,扮演了无数不为人知的小角色的黄柳霜终于在马歇尔·尼兰导演的电影《小丁》中扮演了唯一的中国人,并获得了相对丰厚的报酬。一直以来,她的家人都反对她涉足电影界,这次她终于得到了家人的认可。而马歇尔主任成了她心中的伯乐,她对他充满了感激。
次年,马歇尔·尼兰再次邀请黄柳霜在他的电影《生活》中出演一个角色,并出演了主角。沉浸在演主角喜悦中的黄柳霜并不知道,这个主角只是别有用心的马歇尔引诱她的第一步,她将踏入陷阱。
马歇尔是好莱坞圈内有名的花花公子,生性浪漫,女友众多。他经常给女朋友买礼物,办派对,能说会道,想尽办法应付。涉世不深的黄灿·刘爽怎么会是这样一个情场老手的对手呢?她认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没过多久,她就义无反顾地爱上了马歇尔。
然而,当时美国法律禁止美国人与中国人结婚。他们之间有法律上的隔阂,有一种马歇尔的真诚。
黄柳霜全心全意地献身于爱情。即使马歇尔的年龄是他的两倍多,而且早早就有了妻子,她也不在乎。她一个人幻想着“牵着你的手,和你的儿子白头偕老”。但马歇尔只是迷恋黄柳霜年轻漂亮的脸蛋和迷人的身材,他不会真的为她付出。
一段感情之后,马歇尔放弃了黄柳霜。他与妻子离婚,转身投入另一个女人的怀抱,然后与她结婚,留下黄柳霜独自伤心。
那时,黄柳霜还没有完成她的学业。她回到学校后,失恋的痛苦让她无法自拔。她无心在校学习,决定告别校园,投身表演艺术。
俗话说,恶人有恶报。马歇尔最终因为好色和酗酒被好莱坞高层踢出影视圈。他的演艺生涯从此进入低谷。此时,黄柳霜凭借其出色的演技和美丽的外表,在好莱坞影视圈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成为一颗璀璨的明星。
女人的初恋是刻骨铭心的,即使身心俱伤,她依然忘不了他。一次演出回来后,她给他带来了一份重要的礼物,一个爱尔兰女仆送的十字架,据说能给她的主人带来好运。
然而,一切都过去了,黄柳霜再也不会爱上他了。
2
1923年,黄柳霜因电影《漂流》第二次坠入爱河。
生活中,黄柳霜以一个慈母的形象走进了大家的视线。更因为《乱世佳人》中天真少女芙蓉的哭泣,在好莱坞大受欢迎。许多记者和作家参观了她父亲的洗衣店,希望采访她。有记者甚至形容她的嘴唇“像元稹的诗,刻在古代乐府词书的封面上”。
她还引起了好莱坞金牌导演托德·布朗宁的注意,他亲自去拜访她,希望她在他的新片《漂流》中担任主角。
他见到黄柳霜的那天,雨下得很大,黄柳霜站在雨中。他的皮大衣湿了,但他看起来并不尴尬。相反,他看起来像一只英勇的海豹。
也许是黄柳霜独特的气质吸引了他,黄柳霜毫无异议地成为了他电影中的主角。
影片播出后,有杂志评论说,整部影片空洞乏味,他的精彩镜头“被黄柳霜这个中国小女孩表现出来,获得了所有的荣誉,复活了毫无生气的“漂流”。黄柳霜不仅活跃了这部无聊的电影,也活跃了长期被不稳定的婚姻困扰的勃朗宁。
于是,黄柳霜又一次卷入了已婚男人的生活。
他们的爱情备受瞩目,两人的关系已经成为好莱坞圈公开的秘密。也许,一开始,勃朗宁真的动了心。年轻、美丽、独立的黄柳霜,让在婚姻中苦苦挣扎的勃朗宁仿佛看到了一抹绚烂的彩霞,心中豁然开朗。
米高梅的经理科恩也说,“他们相爱了。”朋友们也给了他们祝福。但一些爱管闲事的人说,布朗宁喜欢追求新鲜刺激,他和黄柳霜约会就是为了追求刺激。
这位爱管闲事的人又一次说对了。布朗宁和黄柳霜的爱情没有持续多久。随着第一次见面的新鲜感逐渐消失,勃朗宁也渐渐对她失去了兴趣。此外,布朗宁的妻子得知此事后变得愤怒,这也使得他们的关系难以维持。
演技精湛的黄柳霜是一个爱情白痴。一次次被爱情伤害,却一次次义无反顾的飞蛾扑火,奔向自以为是的爱情烛光。

1927年,黄柳霜参演了《贝格斯先生》、《被踢出家门》和《为什么女孩喜欢海军》等电影。虽然都是小角色,但她找到了新的快乐,那就是她爱上了电影摄影师查尔斯·拉塞尔。
罗塞尔比黄柳霜大20多岁,已经是好莱坞最有创造力的摄影师之一。他们相遇时,罗塞尔正在拍摄日出。这部经典影片为他赢得了第一座奥斯卡,也让他收获了一位绝世美女——黄柳霜。
罗塞尔是贵族俱乐部(Noble Club)的成员,这是一个由一群富商创立的绅士俱乐部,位于洛杉矶北部的一个乡村峡谷中。协会成员可以租地建房。
罗塞尔还在这里建造了一座仙境般的房子。他在房间里摆满了东方古董,希望能取悦黄柳霜。
的确,他成功了,黄柳霜非常喜欢他的设计。相比马歇尔和勃朗宁的爱情,她觉得在罗塞尔这里找到了真爱的感觉,这段时间她沉浸在爱情的幸福中。
通过罗塞尔的关系,黄柳霜参加了贵族俱乐部的各种活动和聚会。贵族俱乐部也认可黄柳霜在表演艺术方面的成就,并将俱乐部的一部分命名为“黄柳霜花园”。后来,另一种兰花被命名为“黄柳霜兰花”。直到多年以后,这里仍然有一个雅致的房间,叫做“刘爽堂”。
在这里,罗塞尔还教黄柳霜骑马、射箭、板球、飞镖等技能,让黄柳霜在贵族俱乐部的各种活动中得心应手。
贵族俱乐部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是交朋友。罗塞尔是好莱坞顶级名人玛丽·皮克福特的私人摄影师和朋友,也是德国著名导演莫瑙等人的朋友。凭借罗素的英国背景和他与许多生活在美国的德国人的关系,黄柳霜为自己进入国际电影业扫清了道路。
但是,它们毕竟不一样。由于国籍不同,加上当时国际上对华人的歧视,最终分道扬镳。
不同的是,这一次不再是黄柳霜纯粹的单方面情感投入。也许正是一次次的受伤让她成熟了。她不再只知道付出,而是知道如何从中获利。她付出了感情,也获得了一些资源,为她以后的影视生涯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当然,罗塞尔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很难过。因为她和天下所有女人一样,外表看起来独立坚强,内心却极其脆弱,渴望一份被温柔对待的爱,却一直没有得到。
于是在1931年底上映的《上海快报》中,她借中国妓女惠妃之口,在剧中演了一段独白:
“很久以前,我全心全意地爱着它,它也爱我。一天晚上,他以不到200美元的价格把我卖了。爱情是如此美好!啊!我们相爱的时候是多么的无脑,但总有一天我会遇到我的爱人。复仇的滋味真好!我多么期待那一刻。”
这是怀特菲尔德和黄柳霜的独白,台词中充满了对马歇尔、布朗宁和罗素等令人心碎的人的怨恨。
这也是那个时代所有中国好莱坞女星的悲哀,是黄柳霜不甘屈服于命运的呐喊。

1930年冬,由于好友韦奇登的推荐,黄柳霜结识了纽约一个多才多艺、家境殷实的城市化人群圈子。这个圈子的人没有种族偏见,不怕异国恋,就像欧洲流行的自由派沙龙。
在一次聚会上,黄柳霜遇到了英国广播公司《广播时报》的制片人埃里克·马斯克维茨。
那天,马斯克维茨来的有点晚。当他敲门时,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皮肤白皙,身材苗条,举止优雅。推门的一瞬间,他被眼前的女人惊呆了。
马斯克维茨回到伦敦后,黄柳霜的微笑像根一样扎根在他心里,他无法忘记她。那时,他和妻子吉米奥·金戈尔德的婚姻已经破裂,摇摇欲坠。于是在奋斗了几年后,他再次飞往洛杉矶,去见他心中的女神。
这时,黄柳霜在英国伦敦。当得知马斯克维茨要来美国时,她立即结束了伦敦之行,赶回了美国。
马斯克维茨抵达机场后,避开米高梅制片公司的接机人员,悄悄与黄柳霜见了面。黄柳霜给他找了一家设备齐全的酒店,在那里他们像新婚夫妇一样度过了几个月的浪漫时光。
他们一起在圣莫尼卡的海滩上散步;一起参观圣莫尼卡精彩的赛马场;一起在“棕榈泉沙漠中的绿洲”玩耍。黄柳霜渴望与他白头偕老,于是带他去见家人,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和祝福。
之后,黄柳霜带他参观了好莱坞,马斯克维茨在好莱坞附近建了一座小房子,成了他们的安乐窝。这座房子后来成为该市外国英国人的住所。
马斯克维茨把黄柳霜介绍给他的好朋友吉尔古德,一位优秀的作家。尽管吉尔古德不喜欢好莱坞,但他对黄柳霜评价很高。他们三个也经常一起去附近拜访、吃饭、喝咖啡。
为了帮助中国和西班牙的儿童,黄柳霜在一家名为“它”的咖啡馆举办了一场午餐慈善活动,马斯克维茨和吉尔古德也在那里与她共进午餐。
几天后,马斯克维茨和吉尔古德在黄柳霜的公寓里见到了她,并一起去佩里诺的餐厅吃饭。之后,他们出发去可可豆树林夜总会。看完埃德加·伯根和查理·麦卡锡在夜总会的表演后,黄柳霜带他们去了市中心的一家小咖啡店,在那里他们观看了一个小男孩表演的一个魔术。
黄柳霜最终在与马斯克维茨的接触中找到了真爱的感觉。他们就像《爱的种子》里的两个小男孩和小女孩,一起玩耍,分享自己认为美好的东西,真诚相待,没有利用,也没有偏见。
他们的爱情就像席慕蓉在他的诗里写的,“我一直想和你一起走在那条美丽的山路上。有柔风白云,你在我身边,听着我快乐感恩的心。”
只要彼此同行,彼此倾听,就心满意足了。
每个人都会认为黄柳霜终于找到了爱情。但是大家又错了。在英国出生长大的马斯克维茨终究不属于这里。在许多浪漫的激情之后,他想回家。他想回到他妻子身边。
黄柳霜把他们送到机场,双方都感到有点难过。后来,马斯克维茨写道,“她是我最珍惜的人,是老师,也是朋友。她是一件瓷器,对我笨拙的手来说是如此的精致。登机铃响了,我语无伦次地说再见。突然,我从成堆的巧克力和赛珍珠的小说中抬起头来,眼里充满了泪水。”
黄柳霜又一次与爱情擦肩而过,离开了一个悲伤的地方。过去的欢乐似乎只是一场花雨。曾经五颜六色,一瞬间所有的花都落了,只剩下空空的树枝在风雨中萧瑟。
在随后的几年里,他们打了无数个越洋电话,写了无数封信,但钱山的距离和战争让他们余生再也没有见面。
黄柳霜口中的“生命之爱”在她的生活中消失了,让她孤独终老。
在爱情里,女人永远是最傻的人,等着一场浪漫的爱情,却不知她的心早已离家。"

作者:天富注册登录官网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天富注册登录官网 版权所有